中国乡村网 ·中国政府类农业百强网站!
中国乡村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村建设 > 正文
广州将设法提高离任村干待遇
日期:2012-01-12    信息来源:    字体:【
 

  本报“离任村干待遇”调查引起持续关注,广州市委组织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

  “我们正思考如何合理解决离任村干待遇!”新快报“离任村干待遇问题”调查报道引起持续关注(见本报1月5日A20/A21版、1月6日A24版)。广州市委组织部相关工作人员昨天说,新快报的报道内容客观真实、有价值,他们正考虑结合国家法律政策科学调研广州地区离任村干具体情况,尽量设法提高离任村干待遇。

  “感谢新快报对广州发展进程的关注和支持。”广州市委组织部相关工作人员说,他们已仔细阅读新快报的报道,认为报道涉及的“离任村干问题”比较全面客观。至于离任村干面上的情况,新快报的报道内容与组织部了解到的基本差不多。眼下,广州没有形成解决离任村干待遇的统一方案,他们正依据国家的法律政策,结合广州实际情况,调研关于离任村干群体的各种问题,寻找化解离任村干待遇困局的方法,不排除要制订方案提高这个群体的补贴金。

  市委组织部相关工作人员还说,解决离任村干待遇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事,他们会寻求多个部门的支持合作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广州市财政没有专项资金对离任村干进行补贴,而是由广州所辖各区(市)财政自行解决补贴事宜。因各区(市)财政状况和支付能力不一,导致不同区(市)村干的离任待遇也不一样。

  “要是国家有针对离任村干待遇的相关政策,我们好操作许多。”组织部工作人员表明,村干所在的“工作单位”属于村民自治组织,村干开展的工作很大程度上讲属兼职,离任村干待遇按理不属于政府财政负责。之前,通过他们与“社保”管理部门沟通得知,政府为离任村干买保的做法难以操作。要化解村干“法定身份”和“现实贡献”之间的矛盾,既要通过多种渠道解决,还要有政策支持才行。鉴于此,广州自行解决离任村干待遇,必须要做到合法、合理、合情。

  代表有话说

  市财政能补500元/人就很不错

  “不少人大代表在会上认为应该解决离任村干待遇,希望通过几级财政发力,为离任村干凑够千元生活费。”正参加广州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的人大代表赵文说,他在前天(8日)进行的会议上,专门针对广州“离任村干待遇”做长时间发言。听罢发言,与会人大代表都认为该给离任村干较好补贴。

  “有数据显示广州GDP达上万亿,拿出一个亿估计即能解决离任村干待遇问题。”赵文等人说,虽然村干不是正儿八经的公职干部,广州没有政策为依托制定“退休工资标准”,但可以制定“广州村干离任补贴标准”,用财政专项资金为他们发放补贴金。当然,发放“补贴”不能黄鳝鲶鱼一把抓,只有符合一定条件的离任村干,才能享受广州财政给的“离任补贴金”。

  比如,对享受广州财政“离任补贴金”的离任村干可以将其个人条件控制如下:连续工作10年以上、达到法定年龄、离任审计合格;或者离任村干在任时曾为村里作出过重大贡献,获过市级以上“先进个人”荣誉称号。“只有设定比较严格的条件,才能让‘补贴’发得心服口服,才能激励后进者和在任者。”

  “广州财政能给500~600元/人就很不错了,足能让离任村干享受到改革发展的成果。”赵文等人还说,对工龄长或贡献大的离任村干加大补贴,不妨采取“广州市财政补贴+区财政补贴”的方式进行,同时帮助离任村干买“新农村养老保险”。如果广州财政能对符合条件的离任村干给到600元/人的补贴,获补贴者每月总收入可望达到1000元。在农村,要是离任村干没有什么大的病痛,这些钱会让他们生活得很好。

  须统一离任补贴发放标准

  关于离任村干如何获得更好待遇的议论,同样引起广东选出的全国人大代表的热心关注。“解决广州离任村干待遇问题,要考虑到不能连任人员的情况,对连任多届的村干广州要统一补贴标准。”在白云区做村干多年的全国人大代表谭钜添说,村干换届选举是三年一次,有的村干这一届被选上后,下一届不一定能够当选。某位村干到两届后自己不愿再干的情况也会存在。对类似村干发补贴不好操作。而对连任多届的村干,确实该考虑“科学地多发补贴”。从谭钜添了解的情况来看,部分村干连续干满几届后年龄接近退休,每个区(市)又不一定能根据财力发放好离任补贴,需要广州统一离任补贴发放标准,并且就补贴经费给以更集中的安排。由广州市财政统一解决补贴资金,方能起到有效的发放作用。

  “全国‘人代会’上也有代表提离任村干待遇问题,主要是西部地区人大代表提得多。”律师出身的全国人大代表陈舒说,她以往参加全国“人代会”发现,基本上都有人大代表就离任村干待遇问题发言或提建议,特别是来自贫困地区的人大代表提得比较多。记忆中,来自广东的全国人大代表就此问题提得少。

  陈舒认为,村干为村自治组织做了大量工作,村自治组织应在制度上有一个安排,根据每个村干的具体情况给予一定补贴;同时,村干做了许多政府部门安排的工作,实际上完成的是一种社会服务。同样的工作时间内,其贡献肯定比一般村民要大,政府应通过“转移支付”等形式,对离任村干给予补贴,但村干离任补贴要“师出有名”。

  建议提高在职村干的工资

  有资料显示,由于政府转移支付金额有限或逐步减少,以及受国家“取消农业税附加返还”规定的影响,中国在任村干人均年工资收入不足5000元。这一数据进一步证明,村干的在任工资全国都很低。连续工作多年的村干无钱可存,为离任养老埋下尴尬的伏笔。

  “干好干坏差不多一个样,既没有什么享头,更没有什么前途。”不少广州在任村干说,以前部分工作出色、表现优秀、综合素质好的村干可以提干,或者卸职后可以安排到别的地方任职,但现在不行了。唯一的希望,是让自己所在村的集体经济发达起来,多领一点在任工资。

  “村干收入相对于大多数村民而言还算不错,而同样付出过艰辛劳动的村民,又有谁为他们发更多补贴呢。”记者采访过程中遇到过类似疑问,原因是人们一直在为村干的身份纠结。村干身份介于公职干部和农民之间,要解决离任村干后顾之忧,涉及面广,政策性强,显然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。

  对那些集体经济不发达,村务工作却又必须按部就班开展的村,有广州人大代表建议提高在职村干工资待遇,各级财政要逐年增加对村财政转移支付的额度,确保村干工资水平与经济发展速度同步增长。

  针对全国各地离任村干补贴标准和办法不一的现实,上述人大代表建议时机成熟时,全国建立统一规范、切合实情的补贴办法,科学界定补贴对象、补助标准、报批程序、发放办法,使离任村干生活补贴制度化、规范化。

  村民有话说

  对村干违法违纪“零容忍”

  村民是否反对村干拿离任补贴?新快报记者随机调查结果表明,村民认为村干充当的角色不可或缺,多数村民对工龄长、品质好、有贡献的村干很有好感,认为这些村干拿政府的离任补贴在情理之中。

  “虽然是小小村干,却不时有他人花巨资买‘官帽’的传闻存在,媒体近日报道的村民送几卡车面粉大米贿选村主任的事,更让我们对这种人厌恶。”受访村民说,他们特别讨厌那种喜欢贿选、贪污腐化的村干,不希望他们借“村干身份”获得政府给的任何报酬。

  “村干一旦违法犯罪、违反党纪被处严重警告及以上处分,则不能享受离任补贴。若是村干未经组织批准擅自离岗、离职、辞职,也不能享受离任补贴。”多位村民说,某些村干的不“干净”,使他们对村干违法违纪表现出“零容忍”的态度。